我愿四时携酒去

享诗人般孤单,与岁月彻夜长谈。

参考了《成为简奥斯汀》里的经典一幕,我很喜欢的一幕。

非常粗糙了……画背景时我就是简笔画灵魂画手(´×ω×`)

什么时候上色不一定,毕竟连干净的线稿能不能搞出来都存疑……

画老李太爽了!hhhhh虽然之前一直很担心画不好他,但真的画起来时太有动力了!

【李泽言×你】关于穿搭

看书时的一个灵感

第一次尝试写他

OOC致歉,不喜欢之处请温柔提建议

建议搭配BGM《月に寄りそう乙女の夜の作法》食用





“李泽言李泽言!”

一个好天气的周六,你和李泽言窝在客厅的沙发里,享受一周忙碌后的空闲时间。最难得的是——这周工作都早早完成了,没有在家也要工作的软加班。


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满布置温馨的客厅,给房间里蒙上一层像是稀薄后的花生油一样温柔的色泽。

落地花架上,洒过水后的绿萝叶子上有几滴水珠,在阳光的照耀下如钻石般闪闪发光。

唱歌机器人在客厅的角落轻声“哼唱”着你精心挑选的曲子。

你窝在李泽言身边看着时尚杂志,而他则在读一本厚厚的外国书籍。你们没有刻意去交谈,只是安静地享受着陪伴彼此的片刻。

只不过这安静很快就被你的突发奇想打破。


“李泽言李泽言!我有没有哪身穿搭是让你印象比较深刻的啊?有的话,为什么会让你印象深刻?”你放下手里的时尚杂志,戳了戳身边的李泽言,一脸期待地看着他。


对于你的问题,李泽言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看了你一会儿后,起身走到了书柜前。他的视线随着指尖从书脊上滑过,随后微微一顿,停在了一本书上。

他抽出那本书,翻找到其中一页,凝视了片刻后开口缓缓念道:


“我铭记着你去年秋天的样子

你带着灰色的贝雷帽,心神宁静

薄暮的光芒在你眼里搏斗

……”

低沉的嗓音和着柔和的钢琴曲在房间中回荡,你愣了愣,想起来这是《二十首情诗与一首绝望的歌》里的一首,忘记叫什么名字了,但是你很喜欢这首诗,还抄录在了笔记本里。

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来着?对了,好像也是去年秋天。

去年秋天……

你的思绪随着李泽言低缓的声音回到了去年秋天。

那时你因为在网上看到的一段话,去买了一顶贝雷帽,不是灰色的,是焦糖色。去年秋天,你经常穿着米白色的毛衣和一条褐色格子呢的半身裙,踩着小皮鞋,臂弯中搭着一件卡其色毛呢大衣,戴着贝雷帽,站在华锐门口等着下班的李泽言。


“树叶飘零在你心灵的水面

藤蔓般偎依在我的臂弯

树叶贮藏你的声音,低缓而安详

……”

华锐门前的绿化带里种了一排梧桐,秋日里风和日暄,气温不冷不热,日落时分金灿灿的阳光下,枯黄的叶子从头顶打着旋儿缓缓落下。你喜欢抬着头看落叶轻飘飘地躺在风中的样子,一片接着一片,偶然刮过一阵大一点的风,满树枝叶哗啦啦地作响,眼前就像是飞过了一群金黄色的蝴蝶,漂亮得让人惊叹。

颇得意趣的你从来不会因为等待而烦躁,更何况你等待的那个人是他。

所以李泽言每次和你说不用等他时,你总是抱着他的胳膊撒娇说“等待他”这件事是你作为女朋友的权利,他不能铁石心肠的剥夺你的正当权利。

次数多了,他也不再多费口舌,而是每次下班前暗暗加快工作的速度。他的心里也升起隐秘的期待,期待着走出华锐后就能看到那个在翩翩落叶中抬头望着什么的身影,那个看到他出现时会按着帽子踩着一地落叶小跑着奔向他的女孩,那个笑着开口喊“李泽言”时,映衬着暮色的眼睛里亮晶晶的女孩。


“……

灰色的贝雷帽,鸟语呢喃,心若门庭

那是我殷切希望迁居的地方

……”

李泽言还在背对着你念着诗,你站起来,轻轻地走向他。

他总是这样不动声色,去年秋天你经常去华锐楼下等他,他一开始劝过你很多次,虽然后来不再多说,但你担心他只是在忍让你,担心他为了不让你多等而影响工作,所以后来因为他的一次出差,等待他下班的活动中断,加上天气变冷,你便“顺其自然”地不再像之前那样常常等在华锐楼下。你不曾想到他和你一样对那个秋天充满眷恋。

你现在明白了,所以你想拥抱他,很想很想,而他是你的男朋友,拥抱他是你的权利,所以,为什么不呢?

你绕过沙发走到他的身后,张开双臂环抱住他的腰,脸颊贴上他的脊背。


“……

从航船上仰望天际,从山岗上俯瞰田野

你的回忆是”

诗句被一个从背后的拥抱打断。

李泽言没有拿书的左手搭上你环在他腰间的双手,摩挲了一下,右手把书合上放回书架,随后轻轻挣开你的双臂,转过身来低头看向你。


他看着你的眼睛,开口念着最后的几句诗:

“你的回忆是光,是云烟,是沉寂的池塘

暮色在你的眼眸更深处燃烧

秋天的枯叶在你的灵魂里盘旋。”

你看书时便总觉得这首诗的结尾有些突兀,尤其是中译后,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。

现在你看着李泽言的眼睛,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声音回答说:“可能缺少一个吻。”

你怀疑李泽言听到了你内心的那个声音,因为他的吻就那么恰好地落在了你唇上。




春天已然快要过去,夏天太热,冬天太冷,所以——

“今年秋天可以再穿一次那一身吗?”可以再像去年秋天一样,每次下班后就能在漫天的落叶中看到你吗?

“你喜欢?”喜欢我的那身穿搭吗?喜欢我在华锐楼下等你吗?

“嗯。”喜欢你。

弄得好丑……
我就不该写字